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90后姑娘和男友到杭州旅游,随手报警竟找到失散10年 …

2008年,14岁的贵州姑娘小琴(化名)被老乡“刘叔“拐骗离开了老家,从此和家人断了联系。10年间她走遍大江南北,边打工边寻亲,但因为没有读过书,不认字,也说不清家庭信息,一直没有找到回家的路。直到这个“五一”,她因为旅游来到杭州。小琴是贵州人,1米5多的个子,皮肤黝黑,实际年龄她自己也不知道。虽然操着一口贵州口音,但家在哪个城市、哪个县、哪个村她不知道,只知道家里是在贵州的山村,家里是务农的。从小就没读过书的小琴不识字,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,更别说爸妈和姐姐的名字了。10年前,小琴被一个叫“刘叔”的老乡带出了老家,理由是到外面去打工。起先,小琴的妈妈担心女儿年纪小,出去会被人骗不同意,但是经不住“刘叔”的软磨硬泡最终还是妥协了。没想到,小琴这一走,10年都没有回家。小琴记得,走的那天自己穿着棉袄,应该是个冬天,“刘叔”带着她乘双层长途汽车到了厦门,这是她第一次走出大山,见到繁华的都市。可是都市繁华的背后却有着她想象不到的威胁。在厦门,“刘叔“给她找了工作,是什么工作她不愿意详说,只说是她不愿意做的事。“我每天去赚来的钱都要交给他,他只管我吃饭,有的时候连饭都不给我吃,还威胁说如果逃跑就回家杀了我爸妈。”小琴说,自己没有手机,家里穷,也没装电话,整个村里也只有一个邻居家有电话,但她不知道号码,所以,出来后就没联系过家里。大约1年后,小琴求着“刘叔”帮忙联系了一次父母,结果接起电话妈妈就问她怎么出来1年都不回家?她哭着和妈妈抱怨1年来受到的委屈,说“刘叔”对她不好,强迫她做一些不愿意做的工作,还打她。结果,这件事很快被“刘叔”知道了,他狠狠地打了小琴,把她打得满身是血晕倒在路边,自己则扬长而去。“这个大叔人很好,我没有身份证,他去派出所打证明给我买火车票,带我去北京,给我找了个卖水果的工作,还帮我付了第一个月的房租。”小琴想着,自己是贵州人,去贵州打工找到家的机会大一些。于是几年前,她又想方设法到贵阳打工,找了一份保洁员的工作。她也去了当地派出所,可她说出来的错误信息又让民警们无能为力。小郝今年28岁,在店口镇一家企业打工,在微信上认识小琴之后两人很快成了男女朋友。小郝了解了小琴的情况后提出帮小琴找工作,因为小琴没有身份证,他又带着小琴去店口派出所寻求帮助,但也因为信息缺失,没能找到小琴的家人。5月1日,小郝带着心情低落的小琴到杭州西湖来散散心,晚上,两人在酒店登记入住时,酒店前台发现小琴没有身份证,就建议他们去附近的湖滨派出所开证明。深夜11点多,小琴和小郝赶到湖滨派出所,接待他们的是值班民警章伟刚。刚开始,小琴抛出的一连串错误的亲人名字让章伟刚晕头转向,通过省公安厅有关系统、全国人口信息系统查询均未果。不过,小琴的运气不错,章伟刚有着多年的公安信息化建设经验,他通过关键词查找和模糊查询,在公安部云搜平台内获得了多条疑似信息,并通过年龄和地址逐渐缩小范围,将可能的人员照片让小琴辨认。“最后剩下200多个人,刚好她姐姐和她长得特别像,所以她一眼就看到姐姐的照片,这才对上号。”原来,小琴的家在贵州省铜仁市石阡县的一个山村。她1994年出生,今年24岁。